bokee.net

机关工作者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水浒传与鲁西南

《水浒传》与鲁西南有着重要的关系。

    《水浒传》列入四大古典文学名著,是中国文化的骄傲。它是中国的,是世界的,首先是鲁西南的。

    这样讲一点都不过头。如果说《水浒传》是中国文化的骨血,那么,鲁西南文化就是它的造血干细胞。可以说,没有鲁西南文化,就没有《水浒传》。鲁西南人,把《水浒传》看成自己生养的一个孩子,把它抱在怀里,引以为自豪,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它。

    98版央视水浒剧播出的时候,有位大嫂看到李雪健演的宋江奴颜卑膝,没有一点英雄之气,非常生气,忍不住把电视给砸了。不要不信,这类事以前也出过。解放战争时期,解放军某连队看《白毛女》演出,一位战士看到陈强演的黄世仁在那里欺负喜儿,冲火中烧,忘记了这是演戏,端起枪就要向台上射击,幸亏班长及时发现并制止了他。大家知道,陈强是陈佩斯的父亲,如果那时子弹出了膛,我们现在到哪里去看佩斯精采的小品啊!当年看了那个版本的水浒剧,对剧中宋江形象感到失落和愤憋的,大有人在。宋江武校收到这类信件就有一麻袋,其中就有人建议说:武校的名改了吧,别叫宋江武校了。但名子没改,也不会改,因为,宋江武校的师生们,始终认定宋江是一位英雄。还好,我们看到,鞠觉亮执导的新版水浒,是捍卫宋江等人的英雄形象的,这就让我们松了一口气。近年来一股歪曲水浒,丑化宋江的逆流甚嚣尘上,我们常常为水浒人物的形象担心,我们需要站出来,捍卫《水浒传》的经典地位,需要肯定梁山英雄们的反抗斗争。

    鲁西南这个概念,从行政上说,一般称菏泽市这个范围,与水浒文化的关联很多。郓城自不必说,宋江、晁盖的家乡。巨野在《水浒传》所写的北宋时期,是济州的州治,晁盖等人智取生辰纲以后,就是济州的知府令缉捕使臣到郓城抓人,令团练使黄安到梁山泊征讨。梁山好汉中的圣手书生萧让、玉臂匠金大坚,都来自济州城里。史学资料上就记载,宋江等人转战于“青齐单濮间”,单是单州,治所在单县。濮是濮州,治所在鄄城的旧城镇。在《水浒传》中,宋江自梁山去东京观灯,就是经过单州、曹州。曹州是其他朝代的名称,北宋的时候不叫曹州,叫兴仁府。不管叫什么,反正是指这一行政区域。菏泽市这个区域处于北宋首都开封与宋江起义大本营梁山泊之间,梁山与官府之间,无论是打仗还是议和,都要经过菏泽这个地面,离开菏泽,英雄们总不会飞着去东京吧?

    我说的鲁西南,还是一个地理概念。这就比菏泽市的范围要广了。这里面,还可以包括济宁、泰安甚至聊城的一些地方。山东地图,不是标准和正方形,边界复杂多变,所以指称起来有多种说法,在习惯上,把济宁、泰安、聊城的一部分县,看作鲁西南,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    这一区域里,梁山县是好汉们的根据地。梁山1949年立县以后,数十年的历史,一直是菏泽地区的一个县。有这样的渊源,梁山英雄的故事,自然被我们珍爱。阳谷县是武松打虎和斗杀西门庆的地方。东平有攻打东平府的故事,聊城有攻打东昌府的故事,高唐是梁山好汉打败高濂救出柴大官人的地方。

我说的这个地理意义上的鲁西南,是宋江起义的主要活动地和水浒故事的发祥地。

    鲁西南与《水浒传》,主要有哪些关系呢?

    第一,鲁西南是宋江起义的根据地。

    梁山,是泰山的余脉,处于鲁中山区的边沿。梁山泊,古称大野泽,是黄河决口形成的一个湖泊。《尚书·禹贡》上说,大禹治水的时候,就利用了这样一个滞洪区。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,大野泽逐渐北移,在宋代,其北岸已经连接梁山,所以称为梁山泊。这梁山泊呈肾状弯曲,北靠梁山,东邻汶上,南接巨野,西达郓城西南部,是很大的一个湖泊,《水浒传》上说梁山泊方圆八百里,一点都没夸张。这里有山可据,有险可守,有水可隔,有蒲苇可藏,梁山好汉选择这里作根据地,是很自然的。有人说历史上的宋江起义属流寇性质,没有根据地。我们说史料对宋江起义记述得比较少,是没写他在哪里当根据地,但,一时没有根据地,不意味着一直没有根据地。史料关于宋江起义没有全面系统的记载,只是从《张叔夜传》、《侯蒙传》等北宋官员的传记中,偶尔带几笔,况且,记的都是宋江起义处于最艰难时期的情况,有专家就指出,在这之前,也就是宋江起义最红火的时候,肯定是有根据地的,只是后来抗不过官军的强力征剿,才不得不走出梁山泊,在青州、沂州、海州等地游动作战。最重要的是  ,《水浒传》这部小说分明讲好汉们就是以水泊梁山为根据地的。来鲁西南是梁山起义的根据地,是没错的。

    第二,鲁西南是水浒人物的出身地。

    人们常说,梁山一百单八将,七十二名在郓城。那是一种笼统的说法,七十二,虚指多。但出于郓城的水浒将,也确实不少,多为核心人物。晁盖是梁山事业的缔造者,没有他组织智取生辰纲,哪来的梁山大业?宋江水泊梁山的主心骨,不折不扣的第一号人物。吴用是梁山集团的智囊型人物,相当于《三国演义》中的诸葛亮。正因为如此,梁山的朋友遇到郓城的熟人,有时会风趣地说一句:领导来了。他们的意思很明白:在水浒中,梁山这个地方的起义军,是郓城人领导的。此外,还有酷似关公的都头朱仝,酪似张飞的都头雷横,还有宋江的弟弟铁扇子宋清,智取生辰纲中有精彩表现的白胜,以及穷苦出身、义胆包天的阮小二,阮小五,阮小七,都是来自于郓城。巨野出了善仿苏、黄、米、蔡书体的萧让,善刻金石的金大坚。水泊梁山既然是鲁西南的,所有的梁山好汉不都活动在鲁西南吗?

    第三,鲁西南是水浒事件的发生地。

    水浒故事,最精彩、最能反映人物性格和命运的,在七十回以前。这些故事,鲁西南占有很大的比重。

    智取生辰纲就是很重大的一个事件。北京大名府中书梁世杰,搜罗十万贯珠宝,为其岳父太师蔡京做生日礼物,派杨志押送,路过郓城黄泥冈的时候,被晁盖等人抢去。蔡京、梁中书气急败坏,让何涛去郓城破案抓人,晁盖等人因有宋江通风报信,顺利地投奔梁山泊落草,走出了反剥削、抗官府的第一步,其重要性,不亚于陈胜、武广的大泽乡揭竿而起,也不亚于刘帮在芒砀山斩蛇起义。

    与智取生辰纲故事相关联的,是宋江杀阎婆惜,这故事发生在郓城城里。阎婆惜,又称阎惜娇,本在东京勾栏瓦肆里混,善唱小曲。后随父母一起到郓城县寻亲,不想亲戚已经搬走,阎父死去,阎家无钱埋葬,是仗义疏财的宋江给他们钱买了棺材。在别人的说合下,阎惜娇当了宋江的外室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二奶吧。虽然宋江没有名媒正娶的夫人,但对于阎惜娇,宋江绝对没把他当正室。这阎惜娇,水性杨花,和另一个押司张文远勾搭成奸。后来,要挟宋江解除同居关系,要求宋江把吃穿住用的财产全部给她,这宋江也就认了,谁知阎惜娇得寸进尺,利用宋江和梁山泊私通的事情勒索宋江,并威胁说如果不答应就告官。宋江忍耐不住,激愤之下失手杀了阎婆惜,从此走向逃亡、发配之路。《水浒传》上梁山好汉杀女人的故事不少,比如武松杀嫂,杨雄杀妻,卢俊义杀贾氏。这些事,不仅关联桃色,而且关系到对爱情,对婚姻、对家庭,对女性的评价,人们关注度很高,争论最多。

    还有一我还比较有份量的故事,就是雷横枷打白秀英。白秀英是个唱戏的,与父亲白玉乔一起从东京来到郓城,郓城的都头雷横,在别人的撺掇下来白秀英的场子看戏,身上忘记带钱,白氏寻场搜钱的时候,见雷横没钱给,心生恼怒,尽管雷横一再解释,白氏还是仗着是知县情人的关系,羞辱了雷横。雷横一怒之下,打了白秀英的父亲,白秀英告到县衙,要求把雷横绑在她的戏园子示众,雷横的母亲心疼雷横,来我场说理,被白秀英撕打,雷横是个大孝子,看白氏打了自己的母亲,怒火中烧,举枷打死了白秀英,被官府追究,幸亏朱仝在路上有意放了他,他才投奔了梁山。一个外地来的女子,只因和知县是情人,就敢给抓差办案的都头叫板,可见北宋未年官场的腐败。

    在郓城发生的故事还有一些,比如朱仝、雷横义释晁盖、义助宋江,宋江遇九天玄女,等等,这里不再一一赘述。

    李逵坐衙的故事,也很有趣。寿张是一个古老的县,自春秋至新中国建立,一直存在,后来,这个县的建制取消,其土地和人民,分别划到郓城、梁山、阳谷及河南的台前县。北宋时的寿张县城,在现在梁山县城以北的寿张集。寿张集离梁山和郓城都不远,二、三十公里的样子,就在梁山泊边。李逵随浪子燕青在泰安和擎天柱打擂回来的途中,一个人悄悄溜到寿长县,吓得县官和衙役抱头鼠窜,李逵硬是找到几个衙役,自己在大堂上演习一番升堂断案的故事。这个故事,反映了起义军的声威,让腐朽的北宋官府闻风丧胆,那些看似严整的官衙,其实不堪一击。同时,也体现了,参加农民起义的没有文化的农民,对官府体现的好奇以及想尝试一番的心理,故事写得很风趣,李逵的许多动作,引人发笑。

    武松打虎的故事,更是妇孺皆知。武松做都头的阳谷县,离郓城也就五十公里,离菏泽城不超过一百公里。武松在景阳冈打死老虎,成就了英雄美名。她的嫂子潘金莲,勾奸夫害本夫,把武大郎毒死,官府不能为民做主,武松只好自己解决问题,杀了潘金莲和奸夫西门庆,为兄报了仇。一个人,如果不能为自己的亲人主持公道,怎么谈得上为社会上的弱者主持公道?怎么能称得上顶天立地的英雄?

    发生在鲁西南的水浒故事太多了,象打东平府、东昌府、高唐州,打祝家庄、曾头市,还有梁山人马去芒砀山收服占山为王的樊瑞、项充等人,都是发生在鲁西南的事件。芒砀山,现在属河南永城,在北宋的时候,丰县、沛县、徐州、砀山,都与我们菏泽这块地方同属京东西路。

    第四,鲁西南是水浒故事的发祥地。

    水浒故事,在鲁西南流传最早,传诵最多。说鲁西南是水浒故事的发祥地,一点都不为过。有人说,水浒故事在宋室南渡后的杭州,得到了加工发酵,我们不否认,但这绝对改变不了鲁西南是水浒故事原生地的性质。这正如张家的孩子,吃过你李家几年饭,并不能改变他的基因和血脉。当时,有一部分知识分子随大军去了江浙一带,带去了鲁西南英雄的故事,并且产生了类似于说书人底本的《大宋宣和遗事》。同时,留在鲁西南的父老,也在传说水浒英雄故事,并以这些英雄的故事鼓舞抗金斗争。到了元代,杂剧兴起,梁山泊附近的东平成为杂剧名都,聚集了几十位知名的剧作家,其中就有以写水浒戏著称的高文秀等人。元代的东平,就是北宋时的郓州,生活在本地的人士,写发生在本地的故事,再方便不过了。元杂剧中水浒故事,为小说《水浒传》的写作,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。我们现在还可以从民间搜集到许多水浒传说,这也说明鲁西南是水浒故事的肥沃土壤。

鲁西南能成为产生水浒故事的土壤,是因为它与鲁西南的文化特质和民风民俗有重要的契合,这种契合突出表现为四个方面:

    一是侠客文化。《水浒传》处处带有掩饰不住的侠文化气息。英雄好汉们侠肝义胆,他们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;他们为报恩情,不顾生死;他们天不怕,地不怕,风风火火,敢作敢为,他们的英风豪气感染着一代又一代读者,成为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人们读水浒,更多的是喜欢这种侠精神。可以说,《水浒传》开中国侠小说的先河,成为后来武侠小说的鼻祖。

    山东人,正直、豪爽,不欺人,也从不让人欺。这样品格,鲁西南最有代表性。山东响马,名传四海。隋末的瓦岗寨起义,虽然中心在河南滑县,但,山东历城的秦琼、斑鸠店的程咬金,还有来自于鲁西南的徐茂公、单雄信,都是隋唐英雄故事的主角,响马们的义气与勇武精力,深深地影响着鲁西南的民风。到了水浒故事发生的北宋,出现仗义疏才、为朋友不怕两肋插刀的晁盖、宋江,绝非偶然。

    二是反抗文化。有人说,梁山是一个黑社会集团,这是污蔑农民起义。梁山好汉的斗争,体现的是与官府黑暗的对立,是对贪官集团压迫的反抗,是对不合理秩序的斗争,是对理想社会的呼唤。看看林冲、王进、杨志被高太尉迫害的那个样子,看看武松、解珍解宝被官吏、恶霸迫害的那个样子,谁能不呼唤反抗?

鲁西南人民有着反抗剥削和压迫的光荣历史传统。陈胜吴广起义,离这里不远。黄巢起义爆发于曹州冤句,就在牡丹区、东明、曹县的交界地带。唐代的黄巢肯定影响了宋代宋江,所以,宋江才在江州写道:他年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!

    三是儒家文化。《水浒传》是写了农民起义,但作为一部具有统一思想内涵的文学作品,却又是在儒家思想的指导下完成的,它的一个很大特点,就是讲忠义。梁山好汉替天行道,保国安民,这是他们的忠;兄弟相助,同生共死。这是他们的义。所以,这部书曾名之为《忠义水浒传》。这种忠义,在鲁西南是很突出的。

    鲁西南离孔子的家乡最近,受孔孟之道影响最深,人们讲忠,讲义,讲良心,讲道理,喜欢循规蹈矩。而对于不讲信义的人,嗤之以鼻,十分反感。这就有了鲜明的道德观念。说到此,我们就可以理解,宋江为什么总是想回到朝迁体制里来,到边庭上,一刀一枪,博得个封妻荫子,给后世留个好名。

    四是兵家文化。梁山好汉的斗争主要体现在军事上。那么多的战役,不只是一刀一枪地拼武艺,而且体现了军事谋略和军事调度。宋江一个押司,吴用一个学究,指挥起军事斗争,怎么这样得心应手呢?大家知道,曹州大地是一个武将辈出的地方,吴起、彭越、李典等著名军事家,都出自这里。鲁西南还是武圣孙膑的故里,他指挥了著名的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,这些战例对后人产生了重要影响,甚至进入当地人的故事传说中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